【人民论坛】林宏宇: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2017-02-15浏览次数:

核心提示: 2016年大选将在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留下非常特殊的一笔。一位无任何公职、无任何从政经验、无任何外交政策经历的地产大亨当选为美国总统。如何预测和研判这样一位“三无”总统的上台对美国外交战略走向,及其对大国关系的影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从美国总统选举政治及其对美国外交政策影响规律的视角,或可窥见特朗普的上台对美国外交战略与中美关系的影响。

【摘要】2016年大选将在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留下非常特殊的一笔。一位无任何公职、无任何从政经验、无任何外交政策经历的地产大亨当选为美国总统。如何预测和研判这样一位“三无”总统的上台对美国外交战略走向,及其对大国关系的影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从美国总统选举政治及其对美国外交政策影响规律的视角,或可窥见特朗普的上台对美国外交战略与中美关系的影响。

【关键词】特朗普  中美关系  先抑后扬       【中图分类号】D822      【文献标识码】A

从特朗普及其竞选和过渡团队的言论来看,中美关系会呈“先抑后扬”的趋势

受美国总统选举政治周期的影响,新总统上台后总有半年到一年的“在职学习期”(on-job-training),这一段时间是美国外交最容易犯错误的时期,也是中美关系最不稳定的时期。没有任何外交政策经验的特朗普,也摆脱不了这个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的周期律。

正如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模仿上世纪80年代的里根总统一样,特朗普未来的对华政策调整可能也将呈现出类似于当年里根总统那样的“先抑后扬”的特点。

按照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的规律,新总统上台后往往会重新评估上一任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在政党轮替的背景下,新当选的总统往往会做出不同于其前任的外交政策调整,以显示其“整改积弊”的形象,并回应其竞选时的言论。特朗普在竞选时曾严厉批评“奥巴马的对外政策让美国变得软弱,丧失了美国的领导地位”,为此他要做出调整,以“让美国再次强大”。这与当年共和党里根总统上台时的情况非常相似。国际关系史有其继承性,尤其是在变量相似的情况下,这种继承性会表现得更为突出。笔者认为,打着和当年里根总统相似旗号上台的特朗普,其外交战略的走向也将呈现出某种历史的相似性。如果与希拉里上台相比,总体上说还是利好中美关系的。因为如果希拉里上台,她势必延续奥巴马的“先扬后抑”的对华政策路径,中美关系很可能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看不到转机。而且,从特朗普及其竞选和过渡团队的言论来看,我们已可以较清楚看出未来中美关系这种“先抑后扬”的趋势。

特朗普可能在经贸领域出台对华较强硬的政策,未来中美经贸关系可能进入多事之秋

从经贸领域来看,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自信能让美国再次强大。他批评奥巴马及其以前的民主党政府的全球化与自由贸易政策给美国带来了“巨大伤害”,要重新梳理美国对外经济战略。

美国民众似乎也对特朗普的经济治国能力表示认可,最新CNN/ORC民调显示,40%的美国人表示在解决经济问题上对特朗普抱有很大的信心。这一数据远高于同时期的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而且有63%的美国人预计从现在开始美国经济会保持良好状态,这也是自2012年9月以来达到的最高比率。

据此我们可以预估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将可能在经贸领域出台对华较强硬的政策,未来中美经贸关系将可能进入多事之秋。围绕着人民币汇率问题、贸易不平衡问题、市场准入问题等,中美经贸关系将呈现出紧张态势。但随着特朗普任期的深入,中美之间日益紧密的经贸相互依存关系,尤其是近年来中国对美直接投资(FDI)的快速上升(2015年中国在美净投资800亿美元,2016年有望突破千亿美元),将逐渐改变特朗普对华负面看法,逐渐回到正常健康的中美经贸关系的轨道上来。

特朗普上任初期可能对华强硬,之后会逐步回到务实的轨道上

从安全与外交领域来看,受共和党保守的竞选党纲与对华政策团队强硬立场的影响,特朗普对华认知可能出现不可避免的偏差,由此导致特朗普上任初期将出现对华强硬姿态,在安全与外交领域将会比奥巴马政府更加强势与僵硬。这势必会使中美关系在一段时间内趋于紧张,但随着特朗普对中国了解的深入,他会逐步回到务实的轨道上来,就像他所模仿的里根总统一样,成为中国的朋友。

特朗普非常重视美国军力建设,这将恶化中美关系的大环境。其实,就像当年的里根总统一样,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就蕴含着重整美国军力的含义。他要求美国国会全面停止减少国防预算,增加军费开支,重振美国军队。特朗普的建军目标是要“强大到没有人,绝对没有人能给美国制造麻烦的程度”。正是因为特朗普对美国军力建设的重视,他在此次大选中得到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大力支持,这也成为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对华政策立场保守,这将使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上任伊始面临考验。2016年11月18日,特朗普提名前国防情报局长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为国家安全顾问。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弗林向特朗普提供了许多外交政策建议,深得特朗普的重视。而弗林对华政策立场深受冷战思维的影响,他曾暗示需要拆除中俄合作关系。弗林还抱怨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免费搭车者”;此外弗林还主张“加强美韩核心同盟,优先解决朝核问题”。弗林所用的“核心同盟”是奥巴马政府从未使用过的概念,由此可见弗林对美韩关系的重视。特朗普当选后与朴槿惠通电话时明确支持“萨德”的部署以及对朝核问题的强硬态度都来自弗林的立场。

特朗普的亚洲政策问题主要问计于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纳瓦罗也是特朗普顾问团队重要成员,具有强烈的反华心理,曾提出“逼退中国扩张主义”的思想,这类似于当年里根总统对付苏联的思路。

还有,共和党众议员兰迪·福布斯(Randy Forbes)也是特朗普的高级军事顾问,是特朗普政府海军部长的热门人选。他是众议院“中国事务小组”(China Caucus)创始人,长期关注中国议题,在国防与国家安全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兰迪认为美国应该对中国在南海的行为采取更强硬的姿态,支持美国在南海争议岛屿的航行。

此外,另一位宣扬“中国威胁论”的核心鹰派人士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据传也可能被特朗普内定为下一届白宫中国事务顾问。白邦瑞是一位资历老道的美国国防和中国政策顾问,曾为里根政府时期的国防部助理副部长,现任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主任。

从共和党竞选纲领来看,对华强硬是其基本态度

2016年7月18日,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了被媒体称为共和党“史上最保守的竞选纲领”。纲领全面阐述了共和党的政治、经济、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纲领特别对中国的货币政策、知识产权保护状况以及在南中国海的行为提出了严厉批评。

综上所述,我们可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做出以下预判:首先,中美经贸关系有可能趋紧。打着反全球化旗号竞选的特朗普,对中美自由贸易带来的贸易不平衡非常敏感与不满,竞选中不断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倾销、抢夺美国人工作机会等。这些竞选议题的政策指向以及特朗普自身的商人特点,都将在特朗普上台后有所体现,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经贸方面的摩擦将会增多,相对于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经贸关系将会进一步趋紧。其次,受选举政治周期律的影响,中美外交安全关系短期内将会面临挑战,但从长远来看可能趋缓。从长期来看,特朗普当选比希拉里当选相对更利好于中美关系。

(作者为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

【参考文献】

①《特朗普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新华网,2016年11月9日。

责编/潘丽莉    美编/王梦雅

 

地 址: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大道668号 邮编:361021 电 话:0592-6162101
版权所有 1996-2019 华侨大学 闽ICP备05005476